365欢乐棋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理论争鸣
论“优衣库事件”男女主角的法律责任
发布者:更新内容用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7日 浏览:13451 次

摘要:优衣库事件发生后,公众对当事男女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引发热议。试衣间应该被界定为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所”。现行法中与此相关的法条主要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和第23条。当事男女的行为不能被评价为“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因此不能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当事男女的行为若当场被人发现,则有可能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否则当事男女行为不违法,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关键词:试衣间  公共场所  公共秩序  住宅

 

2015714号晚上,一则长达一分钟的试衣间不雅视频在微博疯传,视频的内容是一对年轻男女在试衣间发生性关系,通过视频中的位置和试衣间外面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此事发生在北京三里屯优衣库试衣间。随后,微信朋友圈也被关于优衣库不雅视频的新闻刷屏。由于事涉不雅,微博上相关的视频与微博段子已被平台方删除,但是这却没法阻止大家对此展开热议。虽然“艳照”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是这次却有些不同了。由于这次的“拍摄地点”比较特殊,是在法律上界定有争议的试衣间,所以人们除了讨论追究视频传播者责任、猜测这是否是优衣库的营销手段以外,还开始关注视频中的男女主角是否违法,是否应该承担法律上的责任。金泽刚教授则在《新京报》发表题为“试衣间应是公共场所”的文章,他认为当事男女的行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应该承担法律责任。[1]有人提出反对观点:当事男女在试衣间内的行为的主要问题,其实是违反了惯例地不当使用了优衣库的财产(就像躲进公共厕所隔间里抽烟),但绝非扰乱了治安。[2]有律师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当事男女的行为没有违反《刑法》,因此不构成刑事犯罪。不过两人的行为应当受到道德谴责,有可能涉嫌违反治安管理。[3]本文拟以现行法为切入点作定性分析,研究该行为的违法构成要件,最终得出该行为是否违法的结论。

一、对“试衣间”的定性分析

要讨论视频当事男女的法律责任,首先就要对“试衣间”的性质有一个法律上的界定。“试衣间”的定性问题历来是有争议的,在“优衣库视频事件”发生后,人们对此也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当事男女的行为并不违法,理由是试衣间不是公共场所,而可以被解释为广义上的“住宅”。[4]还有人觉得试衣间应该属于临时住宅的极端情形,当事男女的行为也只是不当使用优衣库的财产,但绝非扰乱了治安,因此不需要负法律责任。[5]金泽刚教授认为判断公共场所的标准是进出对象的不特定性,而非“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随便进去”,公共场所只是就公共性而言的,与保护隐私并不矛盾。[6]狭义的的法律解释的限度应该是“可能的文义射程”,试衣间能否被定性为“住宅”或者“公共场所”,必须受制于“住宅”或“公共场所”在汉语中可能的文义射程,只有在这个范围内,才能被定性为“住宅”或者“公共场所”。

(一)试衣间不能被定性为“住宅”

关于“住宅”一词的文义边界,一般人即可轻易作出判断,即只要凭一般中国人最朴素的汉语语感即可。举个例子,《刑法》227条规定了倒卖车票船票罪,那倒卖飞机票呢?能否适用这条进行处罚?尽管两者在功能上很相似,都是运输合同凭证,但是基本没人会把飞机票叫做车票,两者肯定不能混用。同理,即使把“住宅”的日常用法推到弹性的边界,那又有谁会指着商场的试衣间说,那是我的房子呢?这些只要一般人诉诸最朴素的汉语语感就很容易理解。所以,“试衣间”是无法涵盖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对住宅的解释和理解内的。

(二)试衣间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所”

以“公共场所”为关键词在北大法宝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搜索,可以发现,我国有大量的法律法规中都提到了这个词。[7]但这些法律法规都是对公共场所进行列举式规定,如《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第二条中列举了7类公共场所;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中,也列举了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这几个公共场所;《刑法》第291条中也列举了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等几个典型的公共场所。这些法条只是对一些典型的公共场所作了列举式规定,并没有对公共场所做一般概括。有学者试图对公共场所作出定义,认为公共场所是依据该场所的所有者(或占有者)的意志,供公共大众进行活动的空间。[8]也有学者认为:“所谓公共场所,是指任何不特定的第三人可以出入的场所,其标准是该场所的用途。”[9]

我们可以根据以上学者的定义和法条所列举的公共场所概括出“公共场所”的一般特征,以帮助我们理解公共场所的文义射程:第一,空间的开放性,公共场所是向公众开放的,而非特定人所专属;第二,人员的不特定性,不特定是公共特性的本质要素,多数只是公共表现的常态形式,一个人也可能形成公共境地,是否特定应该与其边界是否确定为标准;[10]第三,功能的社会性,即公共场所的功能是满足人们社会生活需要。所以,我们可以把“公共场所”界定为一个满足不特定的多数人社会生活需要的开放空间,以此特征为中心和边界向外围拓展。

试衣间满足人们购物时试穿的需要,具有开放性,可以供不特定人进出使用。随着现代社会隐私权保护重心逐渐由“场所”转移到“人”,拥有绝对“公共性”的公共场所越来越少。机场登机手续办理处、银行大厅柜台及大型商场收银台等均划有一米线以保护他人的隐私,但机场、银行大厅、商场仍是最典型意义上的公共场所。同理虽然试衣间在特定的时候具有需要保护的隐私,但这也不能否认其公共性。而且,这样的解释符合一般人预测的可能性,符合最朴素的法感。综上,“试衣间”符合“公共场所”的一般特征,可以涵盖在其文义射程内,可以被定性为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所。

二、当事男女行为违法性分析

要讨论一个行为是否违法,必须以现行法为切入点。笔者以“公共场所”为关键词,查阅了与当事男女行为相关的所有现行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发现与此相关的法条有两条,即《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和第23条第一款第二项。那当事男女的行为是否可以适用第44条或者第23条第一款第二项?对此,笔者将一一进行分析:

(一)当事男女行为是否可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不能适用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对于该法条的适用,关键在于判断当事男女的行为是否是“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

1、试衣间并非第44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

在讨论某一法条的构成要件时,不能僵化地通过新华字典对要件进行解释,必须要理解那个语词背后的法律精神,不能脱离法律的思考。从法条的列举来看,这些“公共场所”从表面看来都是一个物理空间,但法律所要保护的真的是这样一个由水泥砖瓦组成的静态的物理空间吗?笔者认为,“公共场所”不是一个物理的、建筑的、空间的概念,而是一个法律的、文化的、规范的概念。法律关心的对象并非“公共场所”本身,而是人们通过在公共场所进行社会活动由此形成的一定的生活秩序,法律所要保护的是隐藏在“公共场所”概念背后的公众社会生活的安宁。所以,我们理解法条中所说的“公共场所”时,不能停留于其外在的某项物理特征,而一定要学会判断该场所中存在的需要保护的公共秩序是什么。

《治安管理处罚法》共有5处提到“公共场所”,[11]对这些法条中“公共场所”的梳理可以帮助我们更准确地判断隐藏在某个“公共场所”背后所要保护的公共秩序是什么。举几个例子,比如公园和展览馆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中所明文列举的“公共场所”,同样是跳广场舞,在公园里跳无可非议,但如果是在展览馆里跳,就可能构成23条所规定的“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再如,殡仪馆肯定不属于第65条规定的“在公共场所停放尸体”中的“公共场所”,但是却可以认定为第44条“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中的“公共场所”。而相反,在公共浴室和公厕肯定不属于第44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因为进入这些场所必然是会裸露身体的。在公园跳舞,在殡仪馆停尸,在浴室裸露身体,这些本来就属于这些场所中的公共秩序的一部分,当然不会扰乱秩序,因此,在认定相关法条的“公共场所”时,必然是不包含这些场所的。相反,在展览馆里跳舞,在浴室停尸,那就与这些场所特定的公共秩序格格不入了,甚至会造成严重侵害。将这些场所认定为相关法条中的“公共场所”,对侵犯秩序的行为进行惩罚,就是对法律的正确理解和适用。所以,不同的“公共场所”对应着不同的公共秩序,要结合在个案的具体场所中开展的社会生活的内容加以判断。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试衣间虽然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所”,但它并不是第44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因为试衣间供人们试衣服所用,无法完全避免裸露身体。试衣间的特定功能,就是让进去其中的人可以放心地裸露身体,这是这个场所里应当受到保护的生活和公共秩序。在试衣间裸露身体,并不会造成对该场所公共秩序的破坏。

2、当事男女的行为不能被涵盖进第44条“故意裸露身体”的范畴

在讨论完“公共场所”之后,我们接着要考虑当事男女的行为是否能涵盖进第44条所规定的“故意裸露身体”的范畴。

从体系解释的原理出发,在同一法条中共用一个处罚力度的不同行为,它们的行为性质和危害性应当是相当的。再看《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它把“猥亵他人”和“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并列规定,共用一个法定惩罚力度,共享同一个惩罚根据和基础。也就是说,“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的行为必须如同“猥亵他人”一样,具有在性方面损害或者冒犯他人的性质。在优衣库事件中,从新闻报道的图片上可以看出当事男女的确是有身体重点部位的裸露的,但是事情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的试衣间,只有当事男女两个人,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入内,如果不是因为视频流出,可能根本无人知晓里面的行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事男女的行为显然不存在针对他人的性侵犯或者性冒犯。退一步讲,就算由于门帘不严实,当场有其他顾客发现了试衣间内的异常情况,那也不能认定为“故意裸露身体”。因为该条文明确以故意为要件,根据主客观一致原则,行为人主观上必须要认识到全部客观行为,只有在裸露者认识到自己是在面向他人裸露身体而仍然这么做的时候,主客观要件才算齐备。在上述情况下,当事男女对“被发现”这件事尚不知情,就不属于“故意裸露身体”。

综上,试衣间内发生性关系不能被涵摄进第44条“故意裸露身体”的规定中。当事男女在试衣间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既不符合第44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要件,也不符合“故意裸露身体”要件,所以这种行为不能被评价为“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不能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

(二)当事男女行为是否可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视情况而定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何以为扰乱了公共秩序?有学者认为,公共秩序可以被界定为“公众社会生活的平稳与安宁的状态”,扰乱公共秩序就是打破了不特定人或多数人社会生活平稳安宁的状态。[12]笔者也赞同这种观点。那当事男女的行为是否扰乱了某个场所的公共秩序呢?

扰乱公共秩序通常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因为行为人的行为导致正在进行的社会公共生活无法正常展开;二是由于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公众基于恐惧或其他心理而不再进行正常的生活劳动。当事男女的行为显然不至于带来上述所说的第二种后果,在此不多赘述,我们主要讨论第一种,这里需要分情况对待:

1、当事男女的行为当场被他人发现

如果当事男女在试衣间内发生性行为,虽然关上了门,但是还是被其他顾客听到了声音或者发现了里面的状况,被他人当场鉴别出试衣间内正在发生的事情,这种情况如何处理?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下,说明当事男女的行为已经打破了商场这个公共场所沉静的水面,扰乱了社会生活平稳安宁的状态。它没有能够伪装成商场公共秩序的一部分,客观上造成了其他顾客的困扰和尴尬,影响了其他顾客消费购物的正常展开,对商场正常的营业秩序造成了影响。

所以,当事人的行为性质是对商场营业秩序的“扰乱”,这时我们就有可能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对其进行规制。但是否需要动用第23条,以及采用何种处罚措施,还要看当事男女的行为对公共秩序扰乱到何种程度,这个决定了客观上的危害性,也折射出主观心理,当然地影响裁量结果。

2、当事男女的行为没有当场被他人察觉

如果当事男女的行为很幸运地没有当场被其他顾客发现,他人只是从后来流传出来的视频中发现端倪,那这时又该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当事男女的行为并没有导致商场正在进行的社会生活无法正常展开,没有影响商场的营业秩序,因此不能被评价为“扰乱了公共秩序”,也就不能适用第23条了。

三、结语

现行法中有很多法条都提到了“公共场所”,但是由于公众在不同场所进行的社会生活的内容是不同的,不同场所的特定功能存在差异,对应着各种具体而相异的公共秩序,所以在具体判断能否适用某一法条时,我们要必须结合相关法条的具体语境,廓清该法条中“公共场所”的特定功能和相应范围,结合在个案的具体场所中开展的社会生活的内容来加以判断,不能抽象地、泛泛地一概而论。具体到优衣库事件,虽然试衣间可以被定性为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所,但是它并不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不能适用该法条。而优衣库事件当事男女是否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则应对当时的具体情况进行深入调查后根据不同情况区分讨论,如果满足“扰乱了公共秩序”要件且具有惩罚必要性,那可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进行规制,否则当事男女行为不违法,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1] 金泽刚:《试衣间应是“公共场所”》,载《新京报》2015721A04版。

[2] 缪因知:《试衣间怎么能算公共场所》,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5/07/26/371951.html,新京报网,最后访问时间:201591

[3] 泓翔:《三问优衣库不雅视频事件 视频中两“主角”违法?》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5-07/20/c_128038307.htm新华网,最后访问时间:2015830

[4] 南方周末编辑部:《试衣间是公共场所吗》,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919,南方周末,最后访问时间2015820

[5] 缪因知:《试衣间怎么能算公共场所》,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5/07/26/371951.html,新京报网,最后访问时间:201591

[6] 金泽刚:《试衣间应是“公共场所”》,载《新京报》2015721A04版。

[7] 这些法律法规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0条、《侵权责任法》第37条、《禁毒法》第15条、《科学技术普及法》第22条、《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14条、《艾滋病防治条例》第11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的通知》第23条等等。

[8] 张新宝:《隐私权的法律保护》(第2版),群众出版社200 4年版,第267页。

[9] 李丽峰、李岩:《人格权:从传统走向现代———理论与实务双重视角》,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年版,第129页。

[10] 吴贵森:《刑法上“公共”概念之辨析》,载《法学评论》2 0 1 3年第1期,第1 1 5页。

[11] 《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包含“公共场所”一词的法条分别为:第23条第一款第二项、第32条第二款、第44条、第65条第一款第二项、第66条第二款。

[12] 孙万怀、卢恒飞:《刑法应当理性应对网络谣言—对网络造谣司法解释的实证评估》,载《法学》2013年第11期。

浙ICP备1105047号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365欢乐棋牌_365棋牌退钱_365棋牌是那个公司    策划制作 合众软件


公安部备案号 33010402000441
微信小程序